欢迎访问辽宁钢城正大律师事务所网站!
“慈母溺死双胞胎脑瘫儿”案一审韩群凤被判5年徒刑
  面对一双脑瘫的双胞胎儿子,在尽力照顾、治疗十三年后,因为看不到好转的希望,为了让家人和孩子都得到解脱,绝望的母亲最终选择了极端的做法——溺死自己的一对亲生儿子后服毒自杀。无奈天意弄人,这名母亲被救回一命,最终走上了被告席。
  此案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有近千村民为韩群凤联名求情,在媒体报道之后,更是有数十万网友表达怜悯。
  今天,这宗人间悲剧的制造者、两名被溺亡幼童的母亲韩群凤被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
  记者了解到,韩群凤曾是东莞某银行大堂经理,为照顾因早产而脑瘫的双胞胎儿子,不得不辞职在家,耗尽家财为儿治病。13年间这个家连房租都快负担不起,可两个儿子的生活仍不能自理,绝望的她溺毙了双子后服毒自尽。
审判定案
  经法院审理查明,被告人韩群凤与丈夫黄某于1996年9月20日登记结婚。1998年6月5日,韩群凤生下一对孪生儿子黄浩佳、黄汝佳。1999年底,经医院确诊,黄浩佳、黄汝佳均为脑性瘫痪,日常生活不能自理。韩群凤夫妇得知情况后,带着两个儿子四处求医。2000年底,韩群凤得知东莞市石碣镇有一按摩师能通过物理治疗对此类病儿进行治疗,遂和丈夫一起,每天将两个儿子送往石碣治疗。2003年,韩群凤在东莞市石碣镇租下出租屋,将两个儿子留在石碣镇,并请专人专职照顾他俩的日常生活,以方便按摩师每天进行物理治疗。2009年12月,为更好地照顾两个儿子,同时综合考虑工资收入和计划再生一个小孩等因素,韩群凤辞去原寮步镇建设银行客户经理的工作。2010年11月,因暂时请不到护工,韩群凤夫妇将儿子接回东莞市寮步镇的家中自行照顾。
  案发前两天,因见两个儿子的病情仍没有好转,韩群凤对未来感到绝望,为了不再拖累自己的丈夫及家人,产生了杀害儿子后再行自杀的念头。后韩群凤以睡不着觉为由让邻居帮忙找医生开了十颗“舒乐安定”安眠药,并上街买好“乐果”农药。
  2010年11月20日晚22时许,韩群凤趁丈夫黄某外出之机,让黄浩佳、黄汝佳各服下一颗安眠药,并给他们每人各喝了一口黄酒,然后自己也服下三颗安眠药,并喝下一大杯黄酒壮胆。见两个儿子已经睡着,韩群凤将主卧室的浴缸放满水,再到房间里将其中一名儿子抱到主卧室的浴室,将其头部朝下按在浴缸里,直至小孩不动后,将小孩捞起来抱回房间,换上睡衣平放在床上。接着韩群凤采用同样的手段将另一个儿子杀害。然后,韩群凤服下剩下的五颗安眠药和“乐果”农药自杀。
  次日上午8时许,丈夫黄某来到房间发现两个儿子及韩群凤均不省人事,便拨打120求救。经医生检查,证实黄浩佳、黄汝佳已死亡。韩群凤被送往医院抢救后韩群凤已脱离危险。
  经司法鉴定,被告人韩群凤在案发时行为辨认能力正常,但控制能力明显削弱,系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
  今年6月2日上午,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并采取了微博和电视两种直播途径,向关注此案的市民进行播报。此案的开庭吸引了近20家媒体的记者前来旁听。同时,前去参加庭审的市民也络绎不绝,审判庭旁听席座无虚席。庭审中,就连公诉员也为韩群凤的遭遇,大为感慨,并为其求情,希望法院可以轻判。
  在法庭上,被告人韩群凤对起诉书所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实均没有异议。
  被告人韩群凤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韩群凤在案发时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依法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韩群凤溺儿并自杀是源于生活的重压和对未来生活的绝望所作出的无奈之举,其主观恶性不大,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本案的发生反映了我国社会救济制度还存在有待改善之处,很多社会公众也呼吁对被告人韩群凤从轻处罚;被告人韩群凤是初犯,归案后如实交待犯罪事实,认罪态度好。综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韩群凤的人身危险性及社会危害性较小,不予关押也不致再危害社会,建议法院对被告人韩群凤适用缓刑。
法官说法
  “本案中,被告人韩群凤特殊的作案动机和家庭背景,我们合议庭在认定犯罪情节较轻时均已予考虑。”该案的审判长李缨告诉记者:“综观本案,被告人韩群凤的犯罪动机并不是单纯为了其本人摆脱负担、放弃抚养义务,其在对两个脑瘫儿尽力照顾、治疗十三年后,却未看到好转的希望,源于多年艰辛积累的精神压力和对未来生活的绝望,为了让家人和孩子都得到解脱,韩群凤实施了杀死儿子并自杀的行为,其实施犯罪有特殊的家庭背景,犯罪动机有值得宽宥之处。”
  李缨告诉记者,相对于其他严重危害社会的故意杀人行为,韩群凤主观恶性相对较轻,社会危害相对较小,应认定为故意杀人罪犯罪情节较轻的情形,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幅度内量刑。鉴于被告人韩群凤在案发时行为辨认能力正常,但控制能力明显削弱,系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且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认罪、悔罪态度较好,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据此,法院对韩群凤作出了有期徒刑5年的一审判处。
  李缨在宣判后向记者指出:“生命权是自然人享有一切权利的前提,是最基本的人权和法律保护的最高法益。一个人的生命不是某个人的私有财产,任何人即使是其父母都无权非法剥夺。同时,生命是平等的,其价值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脑瘫儿和正常人一样享有受法律保护的生存权。作为残疾人,他们更应受到社会、家庭更多的关怀。”
  对于一审的判决结果,韩群凤对记者说:“我没有资格评价!我自己一时糊涂杀死了亲生儿子,我现在一直活在悔恨当中,我只想用死来弥补我的罪过,所以法院怎么判我都没问题。”
  “韩群凤未来能不能走出心理阴影也是我们关心的问题,所以我们再作出判决后,还与判决书一起附上了法官寄语,让她知道有很多人关心她牵挂她,希望她能感受到世间的温情,重燃她对生活的希望,希望经过这次的错误她能更加懂得生活,更加珍惜生命,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归社会,坚强的开始新生活。”
  对于是否上诉,韩群凤的辩护人广东君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夏良恒向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明确,要与韩群凤商量后才确定是否上诉。”
版权所有:辽宁钢城正大律师事务所(正大律师) Copyright www.czd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鞍山市铁东区二道街万熹城市广场2#楼 电话:0412-5555661(总机)、2222991(传真) 
电邮:czdlaw@163.com 技术支持:鞍山盘古网络 ICP 备案:辽ICP备05001652号